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宝泉岭青联 > 文学原创
江南,今夜的雪
作者:    来源:   时间:2014-08-11
我为什么被时间缠绕,并且让它牵了我的手?
  一块金属的伤痕,烙印在我的手腕。有时我不是因记忆才放慢了脚步,而是回忆的齿轮咬住了我的衣袖,让我不能拂袖而去,并让那些轮牙在我的肉体里痒痒地行走。其实我并不需要它为我指示时间,有时我需要的只是一个方向。十二棵树,站在我梦想的罗盘上,令我在天边巡游、寻找,拥抱哪一棵才不会让我迷失。
  ——最前面
  一、
  江南,今夜有雪。
  空落的巷子大约是睡了,似乎连梦都没有做。婆娑的雪静悄悄地落,像怕惊了它的梦一般。
  盆里炭火红艳艳的,偶尔跳出噼啪的声来,好似在提醒谁一般。
  白色的纸上写着半页的字,躺在刻着老式花纹的古旧桌上,像等谁来继续一般。没有风也没有月,只有窗外在下着雪。
  细细的檀香,在温暖的空间里袅绕,像春天峡谷里的空气,带着一份悠然的味道。
  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”忽然想起你读这句话时的样子,像一朵桃花,可冬天没有桃花,只有傲雪的红梅。
  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是的,既然冬天已经开始了,那么春天就在向这里逼近。一个开始本就预示着一个结束。这滚滚的尘世,就像一股洪流,奔腾着毫不犹豫地带走深浅不一的光阴。
  “你我终会在光阴里老去,让我好好地想你,即使我在你怀中。”你说这话的时候,正靠在我怀里,淡淡的清香穿越心灵,柔软着水样的光阴。
  水样的光阴,你我都臣服在生活的脚下,流离颠沛在茫茫的尘世之中,唯一丰饶的却又是干净的白纸,上面写满你我的名字和想念。
  想念,一个带着骨肉疼痛的词,总是茂密在心的家园,像一株长在老家院子里开着紫花的树,总会出现在梦里梦外。
  梦里梦外,你我总会遇见很多无力改变的事物。像落花、像夕阳、像月残、像距离。
  这个世界谁不曾被距离隔在某些事物之外?记得一个爱情诗人说:距离,它是思念的草原,我们都是奔驰其间的马。
  是啊!在天空与大地的遥远里,你我不知疲倦的向对方奔跑而去,就像今夜,想你,心中隐约有奔跑的快意。
  二、
  江南,今夜有雪。
  安静的城市,一盏盏路灯在雪里孤独地亮着,昏黄的光芒迷离若梦。
  窗外,融融的落雪,像在静静开放的莲花,依稀有芬芳的味道。
  木制的椅子,迷蒙的灯影,半页的字,在轻轻地交谈着明天的景色。
  翻过手上看了许久的书页,不曾记得上面写了什么?只有火盆传来的温暖从膝盖向身体最深处行走。
  时间静静地带着我进入夜的深处,身外,那些细碎的声响与细节,早已落进了那翻过的书页,在字里品味孤独。
  你说:冬天,总有很多人向往雪的来临,就像向往一场爱情。你忽闪的眼睛神采熠熠,像是能看透什么似的。只有我知道,你什么也没有看透。就像我们以为自己逃出了某人的记忆,那只是以为,有没有我们并不知道。
  夜在慢慢地走,用最优雅的身姿,可没有几人在欣赏。很多人在做梦、很多人在睡觉、很多人在交谈、很多人在想念。
  想念,一个带着血流声音的词,总淌在灵魂的深处,像一盏儿时与自己说话的灯,亮在心里心外。
  心里心外,多少前世今生的纠葛与缠绕,像一团无法理开的麻,需要你我用尽一生的时间与精力来解。
  神说:温暖的想,是一种指引。
  越过烟尘,我们相遇相知相爱,是否也正应了神的指引。不由得意地微笑起来。
  今夜,神与我同在,狠狠地想你。
  三、
  江南,今夜有雪。
  窗外,纷纷扬扬的雪更为茂密,大片大片的雪花悠悠荡荡地落向地面。
  不知道谁在楼上叮叮咚咚地弹起了吉他,清丽的曲子穿过繁茂的雪花敲打着我窗上的玻璃。
  如果我是一个如你一样安静沉稳的男子,一定会就此醉在这份难得的美丽里。
  推门而出,满天的精灵在跳舞,在灵异的国度,我们只是凡夫俗子,永远不及她们对天空的领悟。
  一行脚印走过巷子,像谁写了的词,只有半阕,不知道那半阕是否握在你的手里。
  慢慢地向前走,像在散步又像在找东西。心里隐约有什么在动,却不知是什么。
  你说:当冬天第一场雪来的时候,我会陪你一起走。我想着你的话,不曾有半点怪罪。这个世界,两个人相爱已并不容易,我们为何还要凭空加上某些莫名其妙的责备与怨恨呢?能够相爱原本就是福气,我愿安静地等你想你在每一个日夜,用尽一生的温柔为你培育最美丽的人生花朵。
  佛说:花开,只为缘。
  那就好吧!此时花已经开了,我相信你一定看见,因为我已经帮你看见了,是吗?微笑在脸上蔓延。
  呼吸热腾腾的,就这样,我安静地走着,听雪在空中的歌唱,听尘世细碎的过往。
  夜越来越深,深向灵魂。谁说孤独无处不在?此时,你仿若从雪中走来,与我在心里拥抱。
  我微笑着一直往前走,像你挽着我一样的走,安静地走。
  融融的雪,静静地落。
  今夜,狠狠想你。 

场长致辞 | 关于我们 | 黑龙江省旅游局各处室电话 | 海外旅游合作

宝泉岭农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