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宝泉岭青联 > 知青部落
董加耕趣谈人生“三境”
作者:    来源:   时间:2014-08-11
董加耕趣谈人生“三境”
时间:2014-07-03 14:28 来源:未知 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室外,细雨如梭,嘀嗒有声,漫过耳际。董加耕幽默诙谐地说,人到了古稀这个年龄段,一般都已淡定自若了。“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——境到深处,山水依旧!
 
 
         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,董加耕高中毕业,因放弃了去北京大学哲学系深造的机会,立志回乡务农,而让国人瞩目。
   四年后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社论,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董必武为他的日记题词,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发出了“向新式农民董加耕学习”的号召。同年,毛泽东的生日,伟人邀请他和陈永贵、王进喜、邢燕子四人,一起在中南海同桌吃饭。
  由此,掀起了一场遍及全国长达十多年的知识青年“上山下乡”运动。
  
 
  “文革”十年,他被无辜审查四次。
  1974年,在周总理的关怀下获得解放,然而粉碎“四人帮”清查相关的人和事,他再次受到牵连,又审查了13个月。一直等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才落实政策,得以彻底平反。
  2012年5月4日,共青团成立90周年组委会邀请他和夫人去北京人民大会堂,参加了“纪念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90周年大会”,并受到了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亲切接见。
 

 
  一日,春雨淅沥,董加耕和我,清茶一杯谈人生。
  董加耕,大我五岁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他是我学习的榜样、心中的楷模;八十年代末我们在一个县区机关大院同一栋楼工作多年,我们成了同事;退休后,我们又同在一个“退协”活动,我们是老朋友、老伙伴(小注:退休前,董为盐都县政协副主席,我是盐都县政府办公室主任)。
  他笑言,自小就喜欢哲学,时而参悟禅道,在生活中获取心灵的快乐,从而以适应日常秩序,并找到人生的坐标。
  如今他已年过古稀,却依然不改初衷。回看人生,如同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”充满了禅机与哲理。
 

 
(一)
 
  人之处,纯净无暇,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。青春勃发,一腔热血系于报国情怀,是为人生的第一境。
  董加耕说,从小学读到高中毕业,经过了十二年的文化教育,增长的不仅仅只是文化知识,思想也慢慢成熟了。那时候觉得:报效祖国,就是人生最美好的理想。
  有一首歌,唱得特别好:“没有国,那有家。”从“五四”运动,到抗日、解放战争,再到建设新中国,每个历史时期都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报国之士。有的为了把日寇赶出中国、解放全中国,投笔从戎,走上了英勇杀敌的战场,年轻的生命在战火中成了永恒;有的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,毅然放弃国外优越的生活条件,费尽周折、历尽磨难回到祖国,贡献着自己的一生。
 

 
  我高中毕业,恰逢三年自然灾害,国家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。作为一名从农村艰苦环境出来的学子,一名在学校刚入党的共产党员,以那些先辈们做榜样,服从时代的召唤,积极响应党的号召,立志回乡务农,于情理之中,应属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那时的农村贫瘠落后,沿用着最原始的耕作方式。我说要当新式农民,就是要带头宣传唯物主义,改变“天种人收”的天命观,用青春热血,回报我的家乡父老……当时,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,也这样去做了。根本没有想到这样的举动后来会引起了社会的轰动,再后面的事情,那就更不可能预料了。

 

  有人问我,像你这样品学兼优的人不读大学,谁还搞科学,谁还做教授?
  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经说过:“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。”这就好比,在同一时间内,往往人生只有一种选择的可能,你选择了A,就顾及不了B;同样,你既然选择了B,就不可能顾及到A一样。而且更难以去衡量,你不可能说,选择A是重要的,而B就不重要了;或者说选择B是重要的,A就不重要了。任何事情,难得两全。做任何事情,总离不开时代的背景。
  在我们的那一代人身上,有着“为集体而非个人工作的精神。”回乡务农,锻炼了我的意志,是我一生的财富。刚刚回到农村,吃不饱,还要人拉犁,我曾写下“身居茅屋,眼看全球,脚踩污泥,人忧天下”几句话,时刻提醒自己,要鼓起勇气,增强信心。我还积极倡议创办“江苏农业函授大学”,面向全省招生,普及农业科学知识;以开河治水、推广良种、科学种田、加强管理、改“一熟制”为“三熟制”,提高粮食产量;转变思路,创办乡镇工业、家庭副业作坊,提高经济效益,增加农民收入……现在越来越觉得,我们的辛勤劳作,也为祖国今天的繁荣奠定了基础。我和当年千千万万的知识青年一样,为自己有那一段经历而感到骄傲,从来就没有后悔过。
  再说,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中,之后有很多人也上了大学,成了新一代科学家,为改革开放又立下新功。
  所以,我当时回答:“不可能!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
 
 
(二)
 
  人生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。在人生的拐点,可能会产生一种迷茫,觉得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了。
  董加耕以为,面对迷茫,保持清醒的头脑,做到“三省吾身”,有一种内心的制约,是为人生的第二境。
  人生,像一次有趣的旅行。起初,你大概只是知道一个方向,中间会遇到什么河流,什么沟壑。是否会在山穷水尽之际突然柳暗花明,眼前开阔,无法预料。
  60年代初,到文化大革命开始,我的人生是一路上扬。回乡务农,虽然辛苦,但诸多的荣誉纷至沓来,内心填满了幸福和美好。
  然而,根本想象不到,文革中,受到了冲击,一下子被绊倒了。原来为全国知识青年学习的新式农民,反倒成了“黑标兵”、“走资派”、“5·16现行反革命”。74年,由于周恩来总理的亲自过问,才获得解放。可是粉碎四人帮之后,在清查与“四人帮”有牵连的人和事时,又被错定为“有严重问题”,隔离审查,长达13个月之久。
  人生中,一次又一次的跌宕沉浮,如同在自己撕裂的心灵上一遍接一遍地撒盐。
 

 

  在那些纠结、痛苦、煎熬的日子里,我曾经反反复复地诘问自己:“我究竟错在哪?”终是百思而不得其解。

  包括后来的落实政策,组织上发现事实与结论明显不符,结论是错误的,可纠偏时又偏偏留下了“尾巴”;胡耀邦同志来盐城,明确指示恢复我原来的职务,后来因为他自己的辞职又使得落实政策的计划落空……
  尤其被审查的那些日日夜夜,孤独与无助,漫长得像蹲在了黑洞里;审查的过程,一天又一天,总是“重复昨天的故事”。
  茫然的白天,我只能站在窗前,仰望长空,叩问苍天;
  孤独的夜晚,我借着微弱的灯光,彻夜读书,期盼在阅读中能使自己怦然“心”动。
  这种情况下,我既不能黯然消沉,又不愿意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。于是,我就拿起了笔,开始了一日复一日地写日记……
 

 
  经过这样一个挑战自己的过程,才渐渐地明白:一个男人,只有把咀嚼痛苦作为生命的常态,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男人。我们无法阻挡人生障碍的出现——是去克服它,还是倒在它的面前,这完全取决于每一个人,取决于自己正确的判断,作出正确的选择。
  所以,我既不埋怨这个世界,也不再自责。因为,埋怨、自责,无济于事。
  首先,我告诫自己:身处逆境,在个人遭遇不公的情况下,矢志不渝地坚守信念,这是每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试金石。
 

 
  国人的脉搏,从来就是与国家的脉搏一起跳动的。个人的价值观,首先应该服从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。离开了“核心价值观”,何谈个人的价值观?没有国家的强盛和繁荣,哪有个人的幸福和安适?
  经过了折腾,才有了改革开放的今天;加快发展,民富国强,建小康才会有希望。
  董加耕问我,看过铁匠“淬火”吗?看了你就知道了,刚才如此柔软的铁件,在经历了极其短暂的痛苦之后,霎时就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从此变得无比的坚硬和刚强。
  淬火的过程,驽钝的我,猛然醒悟——那哧哧的声音便是再生的呐喊,那升腾的青烟是生命的涅槃!淬火的过程,原来就是追求完美的过程。这种“美”,是对生活最好的一种诠释,是对生命的一回历练,是对精神的一次洗礼;这种“美”,将会伴随我一生,激励我一生,鞭策我一生。
  他说,当时我在日记写下一句话,叫“苦难是最好的大学”。之后,还曾经写过一首打油诗,“当官非本意,进京不由己,而今从头越,为民办实事”,就一刹那的功夫,思想就豁然开朗了。”
 

 
 
(三)
 看着室外,细雨如梭,嘀嗒有声,漫过耳际。董加耕幽默诙谐地说,人到了古稀这个年龄段,一般都已淡定自若了。“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”——境到深处,山水依旧!
  他以为:无欲的生命是安静的。在我们这些人的眼中,一切外在的物质形式就像风中的一片片浮云。一个安静的生命,他完全舍得丢下尘世间的一切,譬如荣誉、恩宠、权势、奢靡和繁华……因为舍得,所以淡泊;因为淡泊,所以安静。
他还说,就我而言,能遇上的,都遇上了;该经历的,也已经历了。有一句话叫:久立寒风,钝化了冷,反而精神抖擞;常居暖室,怕风不开窗,一出门就容易感冒。
  别人如何评论,我已不在意;至于我,从来就没把自己错当“干粮”。
  我曾经由“傻”变红,后又由红变黑。黑是别人抹上去,抹是抹不上的。我现在真正恢复了本色,不红也不黑,应该是“绿色生态”的颜色。
因为,至今我的心依然牵挂着农村、农业和农民。
  孔子述而不作,絮语成经典;乾隆遇壁题诗,积数逾万,却无一句风流。深感庆幸和欣慰的是:在人生的顺境中,我没有太多的欲望;逆境里,我没有消沉、没有丧失原则、没有丢掉做人的尊严“卖身求荣”。退下来,就更不去计较得失、追逐名利了。我始终守住了自己的人格底线。
  现在的我,心灵自由,轻松愉悦。乐观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心境。它可以激发人的活力和潜力,让人青春常在;而悲观则是一种消极颓废的心境,它使人悲伤、烦恼和痛苦,凡事斤斤计较,自然影响身体健康。良好的心态可以登上高寿的殿堂,记得一首顺口溜:“高官不如高薪,高薪不如高寿,高寿不如高兴。”这应该是我们每个退休老人此时的心境。
 
 
 他说,我现在已经愉快地步入人生的金秋时期,红叶与霞光交相辉映,除了参加一些必要的社会活动,发挥余力之外,有足够的时间享受着温馨的家庭生活。
  我和老伴,在农村艰苦中结缘,从风风雨雨中过来,对她无故受株连,教师不让做,干部不准当,白天下地干活,夜里给生产队推磨。我的工资停发,全靠她一人挣工分养活一家老小。现在日子好了,我们也都已退休了,相濡以沫,依旧琴瑟和谐。如今孩子们有了各自的小家,我和老伴两人在机关大院宿舍区,有一套虽然不大但还算宽敞的房子,每逢星期假日儿孙们回来,欢聚一堂,享受着天伦之乐。
向晚人生,圆满如斯,夫复何求?

场长致辞 | 关于我们 | 黑龙江省旅游局各处室电话 | 海外旅游合作

宝泉岭农场